我國末端物流配送發展的路徑
發表時間:2019-09-17 01:16:46 作者:雕刻機

末端物流配送是指直接送達給消費者的物流活動,是以滿足配送物流環節的終端客戶為直接目的的物流活動。随着消費者需要逐漸成為經濟活動的中心,“用戶第一”的基本觀念也越來越深入人心,這種觀念反映在物流活動中就是對末端物流配送的日益重視。但是我國末端物流配送的發展一直存在諸多問題,不能夠适應我國物流市場的整體快速發展,亟待進一步在實踐探索中總結經驗,開創适合我國末端物流配送發展的路徑。


末端物流配送發展的現實意義


      物流市場成熟發展需要良好的末端物流配送支持。随着國内物流市場發展的日益成熟,對物流服務質量、物流時效性等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解決末端配送難題是提升物流服務質量和物流時效的關鍵所在。國内物流業一直受困“最後一公裡”等末端配送難題,不少物流企業雖然網絡健全,但是末端網點投入不足,管理混亂,消費者投訴增多,服務質量堪憂,無法滿足物流市場規模不斷增大對末端物流配送的現實需求。


末端物流配送自身蘊含着巨大的商業價值。末端物流配送對企業來講不僅是一個難題,同樣是一個巨大的商機。在大數據時代,末端物流配送背後積累的數據有着巨大的商業價值。由于末端物流配送數據直接來自于消費者,使得這些數據成為企業在消費者群體細分、産品細分、渠道細分等方面的重要指标,對于前端市場預測、客戶滿意度提高和供應鍊管理優化十分重要。


末端物流配送發展的實踐


國外的末端物流配送實踐發展比較成熟。從模式上看,可以分為三種末端物流配送形式。一是共同配送的模式,即由若幹個配送企業聯合起來,對某一地區的用戶進行集中配送服務的物流形式,可以通過集中優勢大大節省社會資源。德國、日本、摩納哥等國家的企業采用這種方式。二是與便利店合作模式,即企業在便利店設置儲物櫃等,與便利店形成終端物流合作。美國、英國等國家的很多企業采用這種方式。三是自設終端物流中心模式,即不依賴于其他機構,自身廣泛建立終端物流中心。這種模式的典型代表就是亞馬遜公司,其在美國已經建立近100座巨型物流中心,覆蓋了美國主要人口聚集城市,保障了末端配送的即時性,使得31%的美國用戶可實現當日送達。


我國近年來也非常重視末端物流配送的發展。在國家層面,商務部、财政部2012年選取了9個城市開展現代物流技術應用與共同配送試點,2013年又增加15個城市共同配送試點;财政部、商務部、國家郵政局2014年10月底聯合下發了《關于開展電子商務與物流快遞協同發展試點有關問題的通知》,支持天津、石家莊、杭州、福州、貴陽5個城市推進電子商務與物流快遞協同發展工作,從總體規劃、基礎設施、人才培養、模式創新等角度綜合解決末端配送難題。在地方層面,地方政府也根據實際情況推動末端物流發展,例如重慶以電商物流末端配送為突破口,由政府牽頭積極推進“網購物流配送終端體系建設”,在所有社區設一個專門的收貨點,保證居民在社區内,不花一分錢,随時取到網購包裹。南昌等地則鼓勵物流企業與社區服務機構、連鎖商業網點、大學校園等開展廣泛合作,共同解決末端物流配送難題。在企業層面,越來越多的大型電商企業和物流企業開始重視末端物流體系建設,例如京東、亞馬遜、順豐、淘寶網等企業開始在社區建立社區服務站、安裝智能自提櫃等方式來構建末端物流配送體系。


末端物流配送發展的路徑


末端物流配送的智慧化。


末端物流配送的智慧化主要是指末端物流設施的智慧化。随着人工物流投遞成本不斷增加,企業的末端物流成本越來越高,而以智慧快遞箱、快遞站等為代表的智慧末端物流設施不僅可以大大解決末端物流配送的成本,而且還可以減少人工物流投遞等待帶來的交通擁堵等問題。但智慧末端物流設施隻有成為公共設施,才能更大發揮其在居民社區中的作用。因此,需要采取合理機制,讓智慧末端物流設施成為由政府投資的公共設施,以供企業和公衆使用。


末端物流配送的便捷化。


一是末端物流配送模式的便捷化,包括配送時間安排靈活,配送信息溝通方便,配送效率高效等。二是末端物流配送設施使用的便捷化,末端物流配送相關設施應當提升其人性化體驗,便于所有人使用,易于操作,從而提高用戶滿意度,增強用戶黏性。


末端物流配送的廣泛化。